联系我们   |
欢迎来到上海耶里夏丽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耶里夏丽,共同家园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 作者:pro6df383 | 发布时间: 2016-07-12 | 2585 次浏览 | 分享到:

“耶里夏丽现在就是一家民族特色的企业。”这是上海耶里夏丽实业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杨剑十多年前做摇滚烧烤音乐酒吧时根本没想到的。

那一年杨剑从新疆招来第一个维族厨师的时候,纯粹是因为,不想做酒吧了,想转行开一间新疆餐厅,而他自己,在乌鲁木齐出生长大,那里有他的亲人、同学和朋友。“对我来说,跟少数民族相处从来没有明显的隔阂。所以或许从一开始,耶里夏丽就奠定了民族的基因。”至今,耶里夏丽先后吸纳民族地区员工3000余人次,其中约200名先后成为管理骨干。

今天,当耶里夏丽餐厅连锁到15间门店时,在职员工人数超过1100人,其中少数民族员工占了1/3的比例,他们来自17个不同民族,不仅来自中国各个省份,还来自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杨剑告诉记者:“耶里夏丽是维语‘地球’的意思。多民族融洽相处,才是地球作为我们共同家园的根本要义。”

在耶里夏丽,有一个专门的职位叫民族事务主管。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饮食习惯,所以每天几点吃饭、吃些什么,如何满足不同民族员工的需求,这都需要有人协调管理。杨剑说:“耶里夏丽有三条底线:食品安全、清真、民族团结。这三条不管哪一条,要出问题就是大问题,所以绝能不含糊。”古尔邦节和肉孜节在耶里夏丽也属于法定节日,所有的穆斯林员工除了春节之外,在还能在这两个节日享受假期,如果加班就要按三倍工资结算。

耶里夏丽员工间彼此的称呼是“家人”,而不少员工,就是在这里,成为真正的家人。公司人事主管侯晓迪,来自河南。“进企业前从没接触过少数民族。来了之后,看到这么多少数民族同事,很新鲜,也很吸引我。尤其跟维族同事在一起,感觉他们热情、单纯,而且聪明、好学,不像一些传说中的那样吓人。大家在一起工作很愉快,下班了玩得也开心,内心便不再有距离。”时间久了,侯晓迪和维吾尔小伙子希尔艾力互生情愫,终成眷属。“我觉得他心底特别善良,虽然两个人生活习惯有所不同,但慢慢慢磨合就适应了。现在我们两个孩子,大的已经上二年级了。”和侯晓迪一样,在耶里夏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真不少,“不同民族结合的就有10对左右。”

小个子吐尔洪江,当年从新疆来到上海,整日在街头瞎混。“找上门来时,他已是无家可归。他说不要工资,只求有事可做。说实话收留他时我心里有点打鼓。”杨剑回忆,那时的吐尔洪江,什么都不会,坏习惯倒是不少,抽烟喝酒甚至抽大麻,情绪偏激,一言不合就打架。虽然在店里慢慢学上手了,但是坏毛病依旧难改。“在我36岁那年的本命年,我戒掉了抽了整整20年的烟,开始每天跑步。一来我觉得做餐饮的人,应该戒烟;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戒烟代表了一个人控制自我的新开始。那之后,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发生了很大变化,个人、家庭、事业都越来越走上顺道。我同样相信,这些孩子也一定能改变。”为了倡导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杨剑在公司成立了戒烟小组,所有“烟民”必须加入,大家经常搞活动,分享戒烟心得,最终戒除烟瘾。就是在这种群体力量的影响下,吐尔洪江变了。他也在耶里夏丽收获了爱情,成立了家庭,现在出去自己创业,开一家土耳其点心店。

耶里夏丽员工中,很多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贫困家庭。“一个人打工,一家人得益。”这些年,杨剑和他的团队不仅每年针对与上海援疆对口的喀什四县大学毕业生举行招聘专场,还经常去云南、贵州、青海、甘肃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招聘员工,在当地的技工学校定向设立耶里夏丽培训班,培训厨师和服务员,并给孩子们提供实习机会。而一旦入职耶里夏丽,不仅各项劳动待遇都能获得保障,还包吃包住,提供每年一次回家探亲的来回路费,所以员工到手的工资基本都是净收入。“我们普通的厨师和服务员年收入在6-10万元,如果能做到一定的岗位,收入更高,还可持有企业股份,这对贫困地区家庭来说,是很大的收益了。”

除了经营好耶里夏丽这个多民族的“家园”,杨剑还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担任上海市“阳光育人”计划的导师。这是一项专门针对在沪贫困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公益活动,其宗旨是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实现更好的人生发展。参与计划的大学生可以每年获得3000元的助学金支持,更重要的,是能获得导师的帮助和指导。

来自新疆的上海理工大学蒙古族学生格日末玛就把遇见杨剑导师称为“不幸中的万幸”。大一时,格日末玛处于高考严重失利和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奶奶突然病逝的痛苦之中,感觉生活都灰暗了,变得不自信不爱说话。“杨剑导师经常从百忙中抽出时间见面交流,用亲身经历来激励我,每次都能帮我解答很多心中疑难。三年多来,他像一位充满智慧和爱的家人,助我渐渐走出低谷,找回那个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自己。”

就在前不久,格日末玛面临毕业的选择:想留在上海,怕能力不够没有底气;想回新疆过度一年再去圣彼得堡读研究生,但不明确为何而读和读什么,她开始挣扎在茫然与彷徨中。杨剑告诉她,只为逃避而去读书并不可取。他帮她分析目前的就业形势,剖析个人的长处和短处,鼓励她遇到问题不该选择逃避,而应该脚踏实地勇敢面对。“虽然我学的是工科,但相比敲代码更喜欢做与人交流的工作。 作为一个享受着国家优惠教育政策的少数民族,我深知民族团结的重要性。曾想过做民族团结方面的工作,但苦于没有合适的平台。”得知她的这个想法,杨剑邀请格日末玛加入耶里夏丽。“有幸加入到公司品牌公共事务部,工作虽然很忙,但是我很开心很喜欢,仿佛这岗位是为我量身定做的。虽然远离家人几千里之外,杨剑董事长和耶里夏丽人是我在上海的家人,我一点都不感觉孤独。”格日末玛满怀感激。

在杨剑办公室窗台边,摆放着两个形状不一但图案相似的陶瓷花瓶。“朋友送我时,我特别喜欢。”他指点着,红彤彤石榴环绕着花瓶的周身,饱满、紧密。“习大大说过,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我觉得耶里夏丽就是一个实践着的样本。”

按钮文本